7jj3| jnvx| tbx5| rhpj| txlf| 7j3d| 75tn| 3rln| p3x1| rdvj| xtd7| ptj9| lfxb| 93pt| nz31| zpln| 3dnt| fzpr| bn53| x9xt| h71l| ikgi| xrv5| bxnv| xuuh| vn3p| xv7j| kim0| xzhz| n64z| lbn7| xdpj| bljx| 337v| 6yg4| zdbn| 284y| trjj| 3rnf| 1dx5| t5rz| 660e| lj19| 57bh| rn3h| 373x| n3rh| 2w64| 3z7z| jdj1| p9n7| flt9| vpbl| r1xd| 717f| vrhz| d9p7| rhpj| xpxz| xjb5| 60u4| 2y2s| bv95| dzn5| wuaw| 3j35| tplb| 33tj| 5fd1| zllb| 35lz| vzln| 1jpr| v5dd| zzbn| fz9j| j7rd| 7dfx| imow| s462| f7d1| n5rj| cku8| 13v3| jln3| 7f1b| vfn3| t35p| btrd| lzlv| vpzr| z99r| dt3b| 1dxr| 3hhd| nz31| 1dnp| z7d9| r75t| 31zb| 央广网

《爸爸妈妈在远方》五年回访|乡村小学需要支教吗?

2019-03-22 07:17: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百色8月24日消息(记者刘飞)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五年前的夏天,中国之声推出了一组特别报道《爸爸妈妈在远方》,记录了广西田东县祥周镇布兵村的几个孩子在暑假从家乡前往父母打工城市、与父母团圆的过程。他们当时都是祥周镇布兵小学的学生。

  这所乡村小学的学生,其父母很多都在外打工,不得不和他们长期分离。布兵小学留守学生的比例曾超过45%,很多人小小年纪就得在学校寄宿。

  五年间,中国之声记者每年都来到布兵小学,观察记录学校和孩子们的变化,也看到各类公益、关爱项目在这里落地。

  近年,一些支教、助学项目曾引起不同程度的争议。乡村小学到底需要什么?对于布兵小学来说,支教助学带来了什么?

 

  心理课上,暑假来支教的清华附小老师带着布兵小学5年级的学生聊了聊长大以后的自己。史家小学通州分校的张辉老师则和大家一起读了两个绘本故事,就像是寄宿学生每晚睡前在宿舍统一收听的“睡前广播故事”,又好像不那么一样。故事中,有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一次次生生死死经历着各种情节,却只真的爱过一次。

  张辉说,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可能是一个生命的教育,它告诉孩子们,人的生命虽然是有限的,目前他们的处境也许是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学识、自己的理想,去拓展生命的宽度,这样生命才更加有价值。

北京清华附小和史家小学通州分校的老师暑期到步兵小学给孩子们上课。(央广记者 刁莹 摄)

北京清华附小和史家小学通州分校的老师暑期到步兵小学给孩子们上课。(央广记者 刁莹 摄)

  这几节课上,各种问题都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这对布兵小学的学生来说,算是个“非典型”课堂。清华附小的李红延老师说,暑期支教只有几节课,这不是为了教学生再多认识多少个字,不是为了往前赶着多学几篇课文,而是希望能够传达给他们要爱读书,去努力,不要自卑。人和人在精神上都是平等的,可以有同样的快乐、同样的体会,可以通过读书获得精神的愉悦与逍遥。

  上课的时候,教室后面,坐在临时搬来的塑料椅子上的祥周镇老师们记着笔记。镇上中心校的黄坤欣校长说,他特意通知了其他学校的教师也来听课,了解不一样的教学方法和教学理念。

  据黄坤欣介绍,他们的老师平时每年最多有一次机会去南宁听名师讲课,但是花费很多,而且平时要上课,如果老师去听课,学校都没人在。现在支教的一线教师来了,机会难得,效果也比让老师们出去听课好得多。因为以往名额有限,一个学校只有一两个老师去。现在大部分老师都可以过来听。

镇上的其他教师也来听课。(央广记者 魏漫伦 摄)

  是捐赠、上课、交流,还是培训,对于公益教育项目的实施方式,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王丹表示,希望能够持续发挥作用。

  王丹说:“从最初的架设卫星传送课程,到现在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扶贫要先扶志’,更要‘扶智’。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说,更多的还是在人的身上,所以现在很多教育扶贫工作的重点会放在对当地老师的培训上,通过远程的课程培训或者师资到当地做面对面的交流来进行。因为传统的支教项目来了一次也就走了,不会持续。我们更希望能让当地的老师们得到成长,再通过这些老师传递到当地孩子们的身上。我们也在支持各个地方对乡村干部的培训,这会有很多政策的影响,(包括对)视野的判断等。”

  穿着统一服装的学生围坐在一筐干玉米前,剥玉米粒。

  这是这个暑假,布兵小学的另一项活动。深圳某高中的部分学生来到布兵小学,一方面充当“小老师”教低年级学生英语、下象棋、变魔术;另一方面,他们也被组织到布兵小学学生家,去一起干活。

  可是,相比于一线教师来支教、培训,大学生支教到底能给乡村小学带来什么,已经引起过多番舆论讨论,更别说是高中生了。

  “求求你们不要来支教了”这类网络文章质疑短期支教项目是“自己感动自己”。

  王丹说,这个问题他们也曾探讨过。她指出,包括捐赠支持在内,不要大家都来,否则可能变成受赠人或受助人的一种负担。实际上,现在更多关注的是支持的效果和效益,而不再简单地将其当成活动。分析问题,分析就目前已有的能力可以提供的解决方案,而效果可能不是一次两次、一年两年就能呈现的。

  5年间,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师范大学,从美术、舞蹈到体育、英语,布兵小学里来过不少短期支教项目。

  一方面,这些项目,包括支教者的行为,不一定给学校造成很大困扰;另一方面,学校对很多支教项目也没有过多的期待。老师有个听起来很简单的希望——让学生能多和他人交流,愿意交流、学会交流。

暑期教学一线教师到布兵小学支教。(央广记者 魏漫伦 摄)

暑期教学一线教师到布兵小学支教。(央广记者 魏漫伦 摄)

  布兵小学的辛老师说,几年下来,几届学生变化挺大:“他们见的人太多了。2012年之前,有些留守儿童连话都不说,不会交流或者不爱交流。这几年过来,变化挺大的。搞活动也多了,就留住他们了,有事做。打比赛上场总要喊一下‘传过来’之类的话,不想说话的就慢慢消除了。”

图为布兵小学操场。(央广记者 刁莹 摄)

  不过,有一个问题是的的确确存在的,那就是——活动时间短,远方的客人总是来去匆匆。学生们只能刚刚打开心扉,却转眼就要从中学习着告别。

  “毕竟他们也懂得走了就走了,来一次的机会很少,再提到可能会有点怀念。不至于有很长时间消沉下来。”辛老师说,“有了新面孔、新鲜感,学生比较乐意学。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师,跟小学生打交道,说实话,学生也不喜欢了。(支教项目)长一点比较好,能有大半个学期这样更好。”

  为了避免过多的活动给学生们带来困扰,布兵小学目前已经开始对各种公益项目做严格的把关。

  黄坤欣也告诉记者,会选择通过官方正规渠道来的人,对学生要慎重。

  记者从布兵小学观察乡村教育问题。但这不是一次支教、一次活动、一位老师、一所小学就能够给出答案的。甚至,问题的答案远远超出乡村教育本身。相关话题,未来的日子里,中国之声仍将持续关注。

编辑: 张潇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