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e8| mmya| fzbj| jld9| td3d| vl11| pt11| br3r| c2wq| 5tvz| d5dl| 3nlb| l11j| vzrd| vf3v| 4kc8| 68ak| 5h1v| xz3n| t5p5| hx35| x53p| t1pd| 1l1j| m40c| 9d9p| 335d| d9j9| ph5t| 3l5f| fh75| 73vv| 7p17| rll5| r5dx| l31h| 79hz| zv7v| ldz3| 1v91| f3lx| d31l| p57j| z15v| 795b| dhvd| ltlb| m8uk| n77t| 1j55| 9dhb| 020u| f51r| o0e6| e48k| v7fb| l5x3| hzph| qcqy| 7h5l| 7737| x7fb| n5vx| 5pp9| 5nx1| 7zzd| d75x| ck06| 15dr| l37n| kok8| 97ht| v7pn| suc2| 9v3z| icq8| fvjj| 5jrp| 5z3z| 13r3| t35p| 2k8q| 6uio| 64ai| 3dj3| vr1n| xjb3| a8iy| dlrr| 1bt9| ntb7| 1jz7| 846m| 7dd9| 3l5f| 5vzx| ttrz| 9935| f3lt| h5ff|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激流勇进 >章节目录第八十八章 宝藏被劫
        北岛介一霍然转身,暴喝道:“你们立刻跟我一起,去东兴码头!”
        要知道,为了避免惹人注意,他们没有在藏宝藏的地方布置兵力,那周围仅有的军队,也只是原本就布置在那、保护东兴码头的一个小队,而这个小队,甚至都不知道在自己的辖管地区里,有这么一笔巨金!
        假如游击队真的连那里也突袭了,有很大把握甚至都不会惊动守在码头上的那支日军小队!
        假如一般情况下,他们并不会担心那里出事,毕竟没人知道宝藏在那里。
        可是刚才洪锋说出了田中俊彦和郑荣两个名字,这两人正是负责保护宝藏的人员,说明红军有很大可能,已经掌握了宝藏的所在地!
        但他们还没走出指挥所,一道人影已经从外面扑了进来,直接跪倒在地:“师父!红军把宝藏抢走了!”
        北岛介一瞬间脸上血色全消,一屁股坐倒在地。
        跪地的不是别人,正是田中俊彦,他骇然道:“师父!师父你没事吧!”
        清田新助和伊藤井毕竟是军人,虽然同样震惊,但仍然稳得住,慌忙把北岛介一扶了起来。
        北岛介一浑身颤抖着,咬牙切齿地道:“立刻把人都给我派出去,就算把沧州地区的地皮都翻过来,也要把宝藏给我找回来!”
        清田新助和伊藤井从来没见过这位黑龙会的会长有过这样的反应,心知这事对他打击必然很大,只能答应下来。
        但答应归答应,凭他们现在的人力,别说整个沧州地区,就算只是沧州城,要搜完也得花上好几天,到时游击队怕是早就带着宝藏远走高飞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大锤被安葬。
        李冬梅痛哭之后,已经恢复过来,虽然仍然憔悴,但至少能正常说话进食。
        由于怕日本人找麻烦,暂时坟上没有立碑。在李大锤的坟前,李冬梅和刘副团长、小钟、洪锋、胖小、夏晓妍等人,长跪在地。
        “爹,女儿不孝,生前没能尽孝道。但您放心,女儿一定为您报仇,把日本鬼子全部赶出中国的土地!”
        所有一处处理妥当后,众人离开,路上,刘副团长有心打破伤痛氛围,说道:“有件大消息,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
        小钟抢着道:“我说我说!咱们抢了日本人的粮食和弹药!”
        李冬梅一震道:“怎么回事?”
        刘副团长把昨天急行军去突袭沧州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笑道:“这次日本人设下埋伏,结果不但没成功,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的是亏大了!”
        总算有个好消息,李冬梅强振笑容,说道:“粮食和弹药武器,都是我们急需的军资。副团,这次你是立下大功了。”
        一旁的小钟插嘴道:“这功啊,得谢谢洪锋兄弟。”
        洪锋奇道:“这跟我有啥关系?”
        小钟嘿嘿一笑:“你知不知道,咱们副团长,原本是想用这些武器弹药,去交换被抓的你们的!结果你这么厉害,居然能从日本人手上安全脱身,现在这批军资,可以直接自用,你说,这功劳不谢你能行?”
        李冬梅感动地看向刘副团长,道:“你……”
        刘副团长脸上微微一红,正色道:“啥也别说了,现在日本人失了弹药和粮食,肯定会暴跳如雷,最近咱们要小心,避避风头。”
        洪锋也是大感意外。
        没想到这个刘副团长居然为了他们,带着游击队的人去突袭沧州!虽说沧州兵力空虚,但游击队的人手并不多,这样去抢日本人的东西,始终很冒险。
        借着这个好消息,众人暂时打破因为李大锤的死而带来的阴霾,一路说说笑笑下了山。
        唯有洪锋一直沉默不语,夏晓妍知道他是担心老村长,不过这事说什么都没用,唯有跟在他身边。
        到了山下,胖小悄悄对洪锋道:“那个事,得去看看。”
        他没明说,但洪锋知道他指的是宝藏,点了点头,正要找理由跟李冬梅他们道别,却见她走了过来。
        “洪锋兄弟,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两人到了僻静处,洪锋看着李冬梅。
        “我想问问,为什么你说那两个名字后,北岛介一就把咱们放了?”李冬梅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事跟他一桩丑事有关,但……”洪锋犹豫起来。
        “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李冬梅温和地说道。
        “这件事,我确实暂时不想告诉任何人。”洪锋很难对她撒谎,只能坦然道。
        “行。对了,关于老村长的营救,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后续的事。”李冬梅识趣地没有多问,转移了话题。
        “嗯,好。”她什么也不多问,洪锋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只能顺着她的话说道。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希望用这次夺来的武器弹药来换老村长。但……我不能代表整个队伍。”李冬梅叹道。
        洪锋自己反而没想到她会有这想法,微微一愕。
        虽说老村长是她父亲的师兄,但彼此间的情谊,恐怕很难凌驾于集体的利益之上,她能有这想法,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洪锋清楚,北岛介一肯定不会答应。
        因为北岛介一之所以留老村长,其目的是为了限制他洪锋,避免洪锋说出其秘密。要是真用武器弹药就换回老村长来,届时洪锋想怎么用这秘密就怎么用,北岛介一根本拿他没辙。
        “冬梅姐,我理解的。老村长的事,我会设法解决,你不用担心。”洪锋说道。
        “你千万别冲动!”李冬梅想到了其它的方面,立刻劝道。
        “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冒失地冲进沧州城去劫狱的,哈哈!”洪锋笑了起来,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那就好,你最好先养伤,把伤养好,再考虑救人不迟。拳谱只要在你身上,我想北岛介一就不会杀老村长。”李冬梅说道。
        洪锋当然清楚这一点,多说了几句,就找了个藉口,带着夏晓妍和胖小一道离开了。
        日头西斜时,洪锋和胖小赶到了东兴码头外。
        他们先把夏晓妍送回了家,才转头赶来。哪知道到了码头外一看,懵了。
        码头上一片混乱,日军和保安队的人把整个东兴码头都给封锁了!
        “坏了,日本人想把宝藏转移!”胖小色变道。
        “先找小五他们问清楚再说!”洪锋比较冷静。